中文版 / English Version  
 
 
   
 
   
 
     
 
我們一直以來所努力的,正是呈現台灣多元家庭的豐富面貌,讓它們不再神祕,且能真正成為社會的一份子。
只有當愈來愈多人理解、包容而且尊重多元家庭時,彩虹的美麗才能跨越界線,
真正灑落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守護每一個充滿愛的家庭。
愛,那是我們無論如何不能輕言放棄的希望。
「彩虹家庭電子報」是收錄多元家庭口述歷史的平台,
記錄拉媽、Gay爸的故事,報導伴侶權益(伴侶法)、人工生殖、性別時事及社群活動。
 
 
 
 
   
 
 
【親職專欄】天亮—跨出我們對孩子「愛的第一步」
2012-07-04 0 則回應 美菲

 

    女兒們回到身邊了,間間斷斷的爭執有如草原上的星星之火,開始燃燒任何一切看得見原本恩愛的生活,一點一滴將成灰燼。無聲冷血的情緒更助長火苗勢力。

 

    孩子開始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們倆在日本料理餐廳上班,下午有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晚上九點半下班。全數的薪水全交由他打理一切的開銷,包括房貸、信貸、車貸、房租、水電瓦斯……等,唯一沒給自己留下的是孩子可能會用到的開銷。

    

    曾經這麼一段對話,讓我深刻感受蛻變的痛苦。「我贊成孩子回到妳身邊,不代表我有養她們的責任!」他對我淡淡說著。是的,衣服、鞋子、文具……額外的雜銷開支出現了。「我這輩子註定要當你幸福的女人,還是單親媽媽?」自然是語重心長說著,巴望望他能跟我心裡想的一樣,我想要有個共同分擔責任的家。「情、理、法,妳都是單親媽媽。我不想跟妳過著只有眼淚、忙碌的生活,像妳以前說的:沒有質感的生活,久了就令人心煩生厭!」他頭也不回靜靜的轉身進房,他的一字字像把利刃不停往心口刺,淚水模糊了他的背影,我用力摀著口,任憑眼淚燙著心,好想大叫、好想怒吼!

 

    這一夜,如何睡得著?我一個人呆坐在窗邊…回憶與萬多年恩愛的情感、與女兒親情團聚或笑或哭,一杯又一杯的熱茶,雙手搓了又搓仍搓不出個頭緒。偌大的客廳,只有秒針嗒嗒的敲頌,某些聲音隨著我夜深人靜時的來回碎步散發開。孩子,我究竟該如何教起?我這單薄的雙肩夠抵用嗎?他的眼神究竟在暗示我什麼?他因為孩子而想離開?在他離開之後我該如何自處?一同走過的歲月如此禁不起?未來孩子的十年?二十年?

 

        孩子得上安親班! 在我用心工作之餘實在無法照顧孩子的課後了。

        孩子得上安親班? 在一夜的沉思之後突然感受一線生機。

 

    盛夏的鳥兒在凌晨四點三刻,叫聲逐漸來自四面八方此起彼落,手裡的咖啡不捨一飲而盡,就等著晨光入幕。天亮了,承蒙黑夜眷顧,將我所有的恐懼、憤怒、不安在黎明來到前納入它的袖口瀟灑離去沒留下分毫。緊握的咖啡,只喚我在美好的休假日,夠我提起精神兩百好好整頓我的家!

 

    我們一如往常圍在餐桌用早餐,低靡的氣氛,就連輕放杯盤都顯得刺耳。兩天連休假,今日孩子們半天課,送孩子出門後,看著萬,他仍不發一語低頭、抽煙。「你好好的過好自己的生活,兩個孩子是我的責任!跟我們的愛情一點關係也沒。」我露出倆人爭執後第一個笑容,拖著一夜未眠極度疲憊的身體熬到天亮,原來只為了跟他說這麼一句話。他仍然沒有看著我,喝著咖啡,我們安靜的把早餐吃完。

 

    我起身獨自進房補眠,一切都是那麼從容平淡。心靜靜的想,嚴格講起來孩子跟他究竟是什麼關係?我憑什麼要他同我扛起孩子的責任?想通了,自然也可以舒坦的睡去。鬧鐘在正午十二點在把我喚醒,我就像是要去處理什麼重要的事一樣跳下床。他出去了,我也不在意,快速的從電腦裡印出我設計好要給孩子用的表格。整理好後,孩子正好回來。她們放下書包,抱了抱我,才開學兩天感覺她們就像長大了兩歲。我展開最大的笑容,對孩子們說:「準備開會!」

 

    或許這兩天我跟萬之間不愉快的情緒,也讓孩子們一直處在緊張狀態,她們比平常要來得安靜、乖巧。好聲的跟孩子們解釋,因為經濟的關係沒辦法送她們去安親班,希望全家自立自強,一起成長。孩子們張大了眼,聽著我如何使用手上的表格,最後,無奈的跟孩子們說,未來可能沒有多的錢買零食、文具也要省一點耗用……,接著問:「這般辛苦的日子,有沒有人受不了?可以馬上轉回台北跟爸爸住。」孩子們開心的反問我:「這表格什麼時候可以開始?」我卻一時反應不過來,呆若木雞。小女兒忍不住情緒,抱著我說:「我想跟媽媽住!」

 

    我們七嘴八舌預演著表格上的時間順序,從早上起床刷牙、洗臉、泡牛奶、烤麵包…到下課回來洗便當盒、掃地、整理書包、洗澡、寫功課、看書、畫畫…蒸晚飯、洗碗、曬衣服…完成一天所有的小格子,剛好是晚上九點半阿姨跟媽媽下班回家的時間。我的休假日就是孩子們家事的休假日!

 

     晚餐時,萬回來了。他看起來相當疲憊,帶著外買的晚餐回來,我們一家人圍著吃晚餐,孩子們開心的跟他分享著下午開會的結果,更興奮的告訴萬無需上安親班也可以照顧好自己的信心。我知道這些天他的心裡不好受,雖說先前孩子來這裡生活已有心理準備,日子一拖,麻煩的、操心的、勞力的事絲毫不客氣的全上演,深愛我的他又如何捨得離我而去?吃完晚餐,他跟我陪著孩子們到晚上九點半完成所有的表格內容,直到孩子們熄燈睡去。

 

    萬烹了一盞桂花乳茶,拿著孩子們的表格與我討論著孩子的獎勵與懲處。我的累與淚交織成一張網,恨不得就此緊緊網住一家人的情感,「你願意是我們的家人嗎?」我的口氣似乎是在拜托他,「妳不是正在努力了嗎?」當他再緊抱著我的同時,所有的感受都變得好溫暖、好溫暖。

 

    每天下午兩點,我們必會用最快的速度殺回家,小睡片刻立即準備晚膳,我跟萬吃飽後幫孩子裝好飯盒,再回到公司安心工作到晚上九點半下班。孩子們很爭氣,我們甚至一進門還可以看見桌上有兩杯水,一張感人的小紙條,寫著她們對我們的祝福或家裡發生有趣的小事。

 

    我常常有小額的獎金可以領,有時是客人給的小費、投稿的稿酬,所以孩子的鞋襪暫時是不缺的,也四處拜托人幫我留意二手衣。平日孩子分擔了我們不少家事,填滿了她們的時間,確保孩子們的安全以外,功課、家事也都完成。表格的輔佐讓我們平平安安過了四、五年。

 

    我的注意力不再只是萬能對孩子付出多少、能給孩子什麼? 而是孩子們如何照顧自己、照顧我們的生活?雖然孩子已能按照表格上的時間完成工作,我跟萬則是教導孩子如何在她們現有的年紀做得更好?

 

    我開口問他:「願意帶我們去圖書館借書嗎?不願意沒有關係,我知道路,只是希望你也一起去走走。

    我開口問他:「願意帶我去愛買買菜嗎?我們自己煮會更省一點花費,你不想去也沒關係,我知道你休假想好好休息。」

    我開口問他:「我們明天休假去安妮公主花園走走好嗎?我想看看山,你想在家好好休息也沒關係,我可以帶孩子們去公園散步。」

    以上諸如此類的小事甚多,他從來都沒有拒絕過。這四、五年從安靜的陪伴,到跟孩子們熱情分享他的成長經驗,到主動為孩子的生活表格做小部分的修正,到參與我們每兩週的開會時光。

 

    孩子難免有做錯事的時候,我會偷偷找機會小聲的要孩子們寫悔過書,拿給看,我還會偷偷的躲在某個角落看萬是怎麼對待孩子的認錯、道歉。大都是看著他們擁抱,彼此接受道歉、原諒,而我則是默默的在某個角落拭淚,每一次的每一次感謝上帝沒有讓這個家的和諧因為某個人不小心的犯錯得到彼此情感的終止。

 

    事在人為,孩子早熟、獨立自強讓老師們也看在眼裡。我們正面的迎接困難比躲在角落哭泣要來得踏實些;事實證明沒上安親班的孩子一樣可以維持學校的成績,一樣可以在多項的才藝上得到肯定。帶好孩子,自然我跟萬的情感也得到安定,一切感謝萬和孩子願意與我一同歷練,勇敢的跨出對孩子「愛的第一步」。


  回上頁
 
 
   
  我要回應
 
姓名:
e-mail:
是否收到回覆訊息提醒
回應內容:
檢核碼:
 點擊圖片以更換檢核碼

   
   
 
捐助我們
訂閱電子報
分期目錄

關鍵字搜尋

記事分類
Q童專欄 (1)
活動公告 (0)
會議記錄 (0)
彩虹行紀 (3)
電影‧同志人生 (2)
親職專欄 (3)
時勢前線 (2)
主題企畫 (21)
綜合評析 (3)
編輯台上 (2)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
郵政信箱:23499永和郵局第2-148號
秘書處:台北市中正區新生南路一段60巷6號1樓
Tel: 02-2322-2350      Email: registration@lgbtfamily.org.tw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同志家庭好站連結    
台灣同志遊行拉媽報